刚刚,中央发布重大新政:流动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

对底层的态度,体现一个国家的良心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在我国各个城市“夹缝”中艰难求存的小商贩,如同“瘟疫”般地被有关部门追着满街跑。

尽管很多人呼吁,希望有关部门给这些底层的民众生存空间,但高喊“建设无摊贩城市”口号的城市管理者,一波接一波。

如果有更体面的生存方式,谁愿意活的如此卑微?

“摊贩之悲”正是缘于人贫言微。

刚刚,中央发布重大新政:流动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

甚至,个别城市为对付流动小贩,城管“全副武装”如临大敌。网民戏言:给我一千城管,我可以踏平东京。

由此可见城管之威风,也可一窥底层民众之困苦。

刚刚,中央发布重大新政:流动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

刚刚,中央发布重大新政:流动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

其实,他们不过是为了一口饭而已!

上图为央视曾刊发的一则报道:广州大道南靠近客村立交处,城管执法试图赶走一带着小孩的女商贩。

双方发生口角后,突然一名城管执法人员上去掐住女商贩脖子意图将其放倒。图一是一名城管掐着商贩脖子意图将其按倒,商贩的孩子在一旁的推车上哭泣;图二是冲突发生后,商贩的孩子抱着被反绑的妈妈。

这则新闻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。

事实上,类似这样的事件每年都会发生。以至于整个“城管队伍”,无论好还是坏,被彻底污名化。

刚刚,央视刊发一条新闻,或预示着流动小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。

刚刚,中央发布重大新政:流动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

新闻说,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:通过稳就业促增收保民生,提高居民消费意愿和能力。支持餐饮、商场、文化、旅游、家政等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。

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,中央文明办引导各地在文明城市创建中保障民生需求,使文明城市创建在恢复经济社会秩序、满足群众生活需要的过程中发挥更加积极作用。

文章列举了几个例子。在四川成都黉门街,老成都川菜家常菜馆的老板姜韩,正忙着招呼客人,为了保持用餐距离,除了店里的六张桌子,姜韩又在店外临时摆了七八张桌子。

成都黉门街餐饮商家 姜韩说:我们餐桌能摆到外面来了,一是吸引客人,外面凉快,我们的收入也提高了不少,去年一天营业额1000元,我现在营业额能达到(一天)2000元。

文章指出,在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,四川成都允许在确保不影响居民、交通和不扰乱市容环境秩序的情况下,可以摆摊设点,助力商户恢复经营和经济复苏。

目前,成都市已经设置临时占道摊点、摊区2234个,大型商场占道促销点82个,允许流动商贩经营点17891个,增加就业岗位10万个以上,中心城区餐饮店铺复工率超过98%。

成都市文明办副主任陈永刚说:允许临时占道经营,既体现了城市管理的精细化水平,又体现了城市的包容和温度,使成都的文明城市创建以人为本、为民利民惠民。

还有浙江杭州。文章说,在引导市民群众树立健康卫生理念、养成健康生活方式的同时,杭州通过开放部分街道为摊贩提供经营场地,帮助解决临时经营设施的难题,实现城市摊贩规范化管理,方便市民日常生活。

杭州市文明办主任 钮俊:着眼解决群众关心、社会聚焦的市容环境秩序问题,有效维护夜市排档、露天市场管理秩序,引导摊贩文明经营,集聚消费人气,引领促进市场繁荣。

文章重点说到:据了解,中央文明办主动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,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,已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、马路市场、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,推动文明城市创建在恢复经济社会秩序、满足群众生活需要的过程中发挥更加积极作用。

注意以上加红加粗的这段话。也就是说,以后文明城市的评测标准,已经去掉了占道经营、马路市场、流动商贩的考核。

刚刚,中央发布重大新政:流动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

刚刚,中央发布重大新政:流动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

刚刚,中央发布重大新政:流动商贩不用再担心被追着满街跑了

很多人应该注意到,自己所在的城市经常打出标语或喊出口号:创建全国文明城市。

创建文明城市当然有很多好处,但问题的核心是将底层的流动小商贩“赶尽杀绝”作为标准之一,确实有待商榷。

这次调整,看上去事不大,却关系着千万底层民众的生计。善莫大焉!

文明城市,首先应该是一座温暖的城市,而一座温暖的城市应该更具有包容心,至少,让在这个城市生活的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合法与勤劳的方式,体面地生存下去。

尽管,这可能衍生其他问题。但在一个人的基本生存面前,其他“问题”或都可以用行政手段疏通和规范。

若不是底层民众,或不是依靠流动贩卖生存的你,很难体会这其中的苦痛。

感谢转发,本文不接受反驳!

分时图